《声生不息》又给音乐综艺带来了教科书级的示范,并且拾起了港乐(香港音乐)这一“传奇国货”。老歌新唱,《声生不息》不只是“回忆杀”“情怀牌”,“前浪”和“后浪”们的同台竞技,更让观众看到了生生不息的音乐传承。所以不必过早哀婉港乐辉煌的逝去,人在,江湖就在,曾经的璀璨,依旧有人为其点亮光芒。

  《声生不息》是在香港回归25周年之际,由湖南广电联合TVB制作的音乐献礼节目。因此这并不是一档简单的音乐节目,而是要以音乐为媒介,强化粤港澳大湾区的价值认同、情感认同、时代趋势认同的价值意义。《声生不息》不但打开了格局,还成功地让一档主旋律音乐节目做到了声入人心。从节目启动宣传到首播24小时这段时间之内,《声生不息》全网收获了260多个热搜,首期节目累计播放量近3亿次,稳居各大综艺榜热度首位,节目中的翻唱曲目也成为音乐榜单的热门歌曲。

  虽然港乐的黄金时期是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但是从去年开始,粤语歌曲又开始频繁地闯入大众视线。《披荆斩棘的哥哥》带火了“大湾区哥哥”;CCTV-6举办的《大湾区中秋电影音乐晚会》熠熠生辉;《中国好声音2021》的冠军是来自广东的选手伍珂玥,她对粤语歌曲的出色演绎成为助力其夺冠的因素。

  从嘉宾、制作、舞美、音效等方方面面,《声生不息》都让人看到了曾经的“音综天花板”《歌手》的影子,节目的制作人和总导演也正是曾经操刀过《歌手》的洪啸。而《声生不息》并不是“港乐版《歌手》”,两者在制作方向方面有着不小的差异,其中最大的不同是弱化了节目的竞技性。《声生不息》不设置淘汰制,而是由16组歌手分成男女两队进行对决,由现场观众担任出品团进行投票,最终有三首歌曲入选节目打造的港乐时代唱片。《声生不息》并没有像《歌手》那样营造如坐针毡的危机感,节目更像是一场带有互动性质的大联欢,在融洽的氛围中,大家可以轻松自如地演绎自己喜爱的港乐,而不必在比赛机制下演变成铁肺、铁嗓飙高音。《声生不息》的音乐总监谷粟表示,“现在大家不太喜欢那些比较有侵略性的音乐,大家更喜欢听起来舒服的那种,现在音乐的属性更多的是一种陪伴。”

  看《声生不息》,让很多观众觉得像是回到当年《十大劲歌金曲颁奖典礼》中。节目里的高光片段有许多,乐坛伉俪林子祥、叶蒨文的对决,张国荣、梅艳芳等港乐传奇的穿插出现,还有最后大家合唱Beyond乐队的《海阔天空》时,黄家驹的“隔空同台”让众人集体破防。不过在我看来,《声生不息》最重要的华彩之处,是让观众看到了新生代力量对于港乐的继承和发扬,这才是港乐未来的希冀所在。

  在近期的QQ音乐流行指数榜中,《声生不息》节目中的《蜚蜚》《初恋》《爱与痛的边缘》《遥远的她》这四首歌曲位居前列,而它们都是由新生代歌手所带来的,可见新生力量最能攫取听众注意力。演唱《蜚蜚》的炎明熹是节目中年龄最小的歌手,2005年出生的她今年刚刚17岁。出场之前炎明熹就获得了张学友、谭咏麟、莫文蔚等乐坛前辈的大力赞赏,谭咏麟更是赞其为“香港近年来非常难得的歌手”。炎明熹2021年参加TVB举办的音乐选秀节目《声梦传奇》正式进入演艺圈,她在节目中演唱的9首歌曲均在视频平台获得了百万级点击量,最终获得三料冠军。对于内地观众来说,炎明熹是完全陌生的新人,但是她的《蜚蜚》一出,便让观众折服。前半段气声的演唱方式,副歌部分真假音的绝妙转换,赋予了歌曲超强的穿透力和感染力,观众在弹幕对其大加赞赏,还有人发出疑问,“她是吞了一个混响吗?”有人评价,炎明熹同时兼有王菲的空灵、王菀之的细腻和邓紫棋的铁肺。首支歌曲便一鸣惊人,很多人都预言,如同邓紫棋在《我是歌手》舞台上横空出世,《声生不息》会让炎明熹大放异彩。

  曾比特是香港歌手中的又一位“萌新”,出道刚刚一年时间。父母给曾比特起这个名字是希望他“比较特别”,而他确实人如其名,顶着如同假发的爆炸头,活泼举动像是吃“可爱多”长大的,让人误以为他只是气氛组选手。曾比特演唱的《初恋》让人刮目相看,歌曲最终获得当期节目“最受欢迎金曲之全场排名第一”。他把周星驰电影《食神》中的这首充满少女情怀的插曲,演绎出了热情似火的恋爱氛围。曾比特在编曲中加入放克和迪斯科元素,让歌曲听上去更有律动感,也让人联想到“火星哥”布鲁诺·马尔斯。他还在歌曲中融入了电影《喜剧之王》的插曲《Here We Are Again》以及日剧《悠长假期》的插曲《La La La Love Song》,给老歌增添了新意。同时,曾比特在表演中融入了太空舞步等动作,台风娴熟自如,完全没有新人的生涩。著名乐评人耳帝评价曾比特的表演“花哨而毫不油腻”。

  单依纯和毛不易作为内地新生代歌手代表,在节目中分别演唱了《爱与痛的边缘》和《遥远的她》,也都收获了超高评价。年仅21岁的单依纯唱出了“似断难断”的缠绵悱恻,用林忆莲的方式演绎王菲的歌曲,同时没有丢失自己的特色。乐坛前辈纷纷变成“夸夸团”,与单依纯同台的李克勤说,“遇上这样一个对手,我是很尊重的。”叶蒨文啧啧赞叹,“她才这幺小,以后不得了”。毛不易以人情味与诚恳度见长,但还没人见识过他的粤语歌曲实力。《遥远的她》此前已有张学友和陈奕迅的版本,都是经典。珠玉在前,毛不易依然依据自己的语感和声音特质,唱出了独有的味道。像单依纯、毛不易这样并没有在港乐盛景中成长起来的歌手,对于粤语歌曲的诠释也都非常到位和出彩,着实令人欣慰。

  歌手们唱着昨天,观众们见证今天,大家共同期待明天。正如80多岁的香港作词人郑国江对节目的寄语:“我们希望后浪继续推进顶到前浪,也希望前浪带着后浪不断地前进,领导乐坛不断有新的生命力。”《声生不息》使人们看到,港乐不是音乐璀璨年代的余辉,而是依然有新鲜血液注入,依然孕育着勃勃生机。

  刘雨涵

【编辑:王诗尧】
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Sunbet 申博无关。转载请注明:《声生不息》注入港乐“后浪” 孕育勃勃生机
发布评论

分享到:

电报‘bao’群{qun}组索{suo}引「yin」 --(www.tel8.vip)
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